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历史上真实的刘墉是一个怎样的人?

2021-10-22| 发布者: admin2020| 查看: 185 |原作者: 佚名|来自: 互联网

刘墉刘墉(1719-1805)字崇如,号石庵,出身在高密县逄戈庄,属诸城人。是大学士刘统勋之子。刘氏家族从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开始,就是官宦世家,其家训严谨。祖父刘棨,是康熙朝有名的清官。父亲刘统勋更是 ...

刘墉

刘墉(1719-1805)字崇如,号石庵,出身在高密县逄戈庄,属诸城人。是大学士刘统勋之子。

刘氏家族从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开始,就是官宦世家,其家训严谨。祖父刘棨,是康熙朝有名的清官。

父亲刘统勋更是一代名臣,官至东阁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为官清廉果敢,一身为官,到去世的时候家产淡薄,仅有数间房屋,十余亩薄田。

自清顺治初年刘必显步入仕途算起,至道光末止的六个朝代中,刘氏家族七品以上的官员就出了73位,接近男丁总人数的百分之十。出任的官职,从知县、知府、到尚书直至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各个级别的重要官职都有。

出身在这样一个名门望族的刘墉,自然秉承书香,学富五车。然而青少年时代的刘墉并没有走科举之路,直到三十岁前,没有参加过一次科举考试。乾隆十六年(1751),三十三岁的刘墉才因为父亲的关系,以恩荫举人身份参加了当年的会试和殿试,并获进士出身,旋改翰林院庶吉士。从此开始了长达五十三年漫长的仕途,直到八十六岁去世。

刘墉为官数十载,从其为官风格来看,明显的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时期。可以这样评价:清正刚直的地方官刘墉和圆滑事故亦不失清正的京官刘墉。

1755年乾隆二十年10月,刘墉的父亲,时任陕甘总督的刘统勋以办理军务失宜下狱,刘墉当时正担任翰林院侍讲,亦被株连遭逮捕,不过没到两个月就被释放了,官位却被降为编修。好在第二年,好运又一次眷顾了刘墉,他被被提升为安徽学政,放外任做了地方官。当时的学政权利很大,可以直接向皇帝上书奏章。在当了3年安徽学政以后,刘墉又调任江苏学政。在做地方官期间,刘墉秉承了其父刘统勋的正直干练、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对科场积弊、官场恶习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整顿,为百姓做了不少实事。到任后不几天便将前任遗留下的疑难案件审理一清,受到官民的一致称赞。

刘墉在前往安徽赴任前,乾隆帝特意召见并赐诗,其中有“海岱高门第,瀛洲新翰林”的句子,在出任江苏学政前,乾隆皇帝又有诗相赠,对其厚望可见一斑。刘墉也不辱使命,在任期间严肃认真秉公办事。刘墉曾先后两次提督江苏学政,相隔近20年,虽然他为官处事风格早已由雷厉风行边为平和舒缓,但严肃认真则是一贯的。第二次出任江苏学政时按试扬州时,因为把关严格,使得许多想以作弊蒙混过关者最后不敢入场。

1762年,刘墉又获出任山西太原府知府,三年后升至冀宁道台。就在刘墉仕途顺畅之际,却因为在太原知府任内失察阳曲县令段成功贪侵公帑,被牵连革职、拟了死罪。后来还是乾隆帝看在老臣刘统勋的面子上下诏免了刘墉的死罪,但活罪是免不了的,于是刘墉被发配军台-----就是清皇朝设在边疆的邮驿效力赎罪。但边关虽苦,倒也没有把刘墉怎么样,因为他第二年被赦了回来,依旧回翰林院,做他的编修。

这两年刘墉应该说是在郁闷中度过的。但是到了第三年,刘墉的官运又一次亨通起来:乾隆三十三年刘墉的父亲刘统勋七十大,乾隆皇想起刘统勋一生忠谨,于是亲自书匾额派人前取致贺,被感动的刘氏一足涕泪滂沱。在此气氛感染之下,乾隆皇帝一时动了感情,于是恩外加恩,特批了刘墉为知府候补。

在那个时代候补的官员比在职的多得多,往往不会专营或是没有门路的,就是候上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等上一个缺。不过皇帝钦点的就不同了,第二年,刘墉就获授了江宁府知府。刘墉十分珍视这次机会,卯足了劲要大干一翻。本来刘墉就是天资聪慧、学富五车之人,加上大权在手,哪有办不成的事!于是就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刘墉的江宁知府就政绩、政声鹊起,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可以与包青天相提并论了。这一翻辛苦没有白费,赢得了贤能官吏之称。就连清朝著名诗人袁枚也在一首诗中称赞刘墉说:“初闻领丹阳,官吏齐短脰。光风吹一年,欢风极老幼。先声将人夺,苦志将人救。抗上耸强肩,覆下纡缓袖。”其官声之好由此可见。

此后,刘墉的仕途畅通起来,先后做了江西、陕西、江苏等地的父母官。乾隆四十五年(1780)的时候,刘墉被授湖南巡抚,节制各镇,兼理粮饷,驻长沙,兼理军民事务,当上了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

在湖南任期内,刘墉继续以前的作风,盘查仓贮,勘修城垣,整顿吏治,镇压反叛。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又是政绩斐然。就连《清史列传》上面也评价刘墉道:“在任年余,盘查仓库,勘修城垣,革除坐省家人陋习,抚恤武冈等州县灾民,至筹办仓谷,开采峒硝,俱察例奏请,奉旨允行。”。《湖南通志》也赞扬刘墉抚湘期间,所行诸事“民以为便”。

乾隆四十七年,刘墉奉调入京出任左都御史,命在南书房行走,这在当时是难得的殊荣。

但是进京以后的刘墉行为处事,却和在任地方官时候的他的判若两人了。他不再是那个做地方官时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刘墉,而是“委蛇其间,惟以滑稽悦容其间”,在静默中中庸起来,收起了自己的锋芒。

其实,这种现象的形成也不奇怪,这与当时的乾隆皇帝有很大关系。由于乾隆皇帝太聪明而获好名声,手下的臣子们只好装糊涂,只能”平庸”。他有一个”本朝无名臣”的理论,说:因为朝廷纲纪整肃,本朝没有名臣,也没有奸臣。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把所有荣誉归于圣主,大臣们所做的一切有利于百姓的事情,都是出于圣主的旨意。因此,他甚至下令禁绝为地方官建德政碑、送万民伞。到了老年时的乾隆皇帝更是志得意满,炫耀自己的“十全武功”,权力欲和虚荣心膨胀到了极点,此时他的身边更不需要名臣,而只需要忠心办事、以皇帝的是非为是非的奴才。

于是当时的京都,就是笼罩在这样一种政治氛围下,再加上乾隆帝宠爱的和坤炙手可热,刘墉”委蛇其间,惟以滑稽悦容其间”,其实也是保全自己的手段而已。

清正刚直著称的官员尚且如此,当时官场风气可见一斑。

因此,也可以说:刘墉任京官以后“委蛇其间,惟以滑稽悦容其间”实在是情非得已,但真正在涉及大事大非的时候,刘墉仍不失其刚正。

刘墉作为官场中人,深知必须取悦皇帝才能仕途无忧。早在乾隆四十二年秋天,时任江苏学政的刘墉,就向乾隆皇帝奏请自行刊刻乾隆的《御制新乐府》、《全韵诗》,并在江苏全省流布,还建议敕发各直省刊刻。这一建议让乾隆皇帝极为高兴。此后一段时间里,刘墉的官职升迁很快。

刘墉不失其刚正的事例,最具代表性的有两个:

其一是在做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兼上书房总师傅的时候,处理了一件惊动全国的案子。

那是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御史钱沣参劾山东巡抚国泰专横,结党营私、贪脏舞弊案,以向皇上纳贡的名义大肆搜刮钱财,下属历城、益都等几十个州县仓库亏空严重。乾隆皇帝对此事十分重视,责成和珅、刘墉等同钱沣一起前往核查。

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国泰是山东巡抚,皇妃的伯父,国泰的父亲是四川总督文绶。他是刘墉的老上级,国泰的后台就是和珅。国泰是满洲镶白旗人,姓富察氏。和珅得到要查办国泰等的消息后立即派家人通风报信,让国泰做好准备。在赴山东途中,和珅甚至出言威胁钱沣。刘墉深知和珅与国泰的关系,因此常与钱沣密商对策。

刘墉至山东境内,化装道人,步行私访,终于查明事实:山东连续三年受灾,而国泰邀功请赏,以荒报丰,开征时,凡无力完纳者,一律查办,并残杀进省为民请命的进士、举人9名。

到山东历城县后,和珅拒绝全面查库,说只要抽查几十个库就可以了,并且先起身回到住所。钱沣却坚持要求先封库,第二天彻底拆封。结果发现库里的银两“多系圆丝杂色银”,通过盘诘库吏得知,这些银两是从各商铺借来充数的。于是,出告示叫各商铺前来认领,“迟来即封贮入官矣”。于是商贾纷纷前来认领,库藏为之一空。

在这件事上,刘墉对钱沣的支持态度对于案情最终水落石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支持钱沣,如实报奏朝廷,奉旨拿国泰回京,并开仓赈济百姓。当时皇妃已为国泰说情,有的御史从旁附合。刘墉遂以民间查访所获证据,历数国罪行,据理力争,终使国泰伏法。 同时也得罪了和珅。

还有一件事正史上似乎少有记录,就是乾隆六十年的“夺大宝”事件。

乾隆皇帝在乾隆六十年的时候准备禅位于嘉庆,临当受贺时,乾隆皇帝却不肯交出印玺,于是刘墉制止群臣向新皇帝道贺,自己入内向太上皇乾隆追索大宝。“半日力争,卒得大宝而出,始行贺礼”。在那样一个封建朝代能有如此壮举,实在不易!

但是,做了京官的刘墉更多的时候,是“向来不肯实心任事,行走颇懒”,其间大错也犯,小错不断,不过总的来说,官运还不错。

乾隆五十二年初,刘墉因为漏泄他和乾隆帝关于嵇璜、曹文埴(zhí)的谈话内容,不仅受到申饬,而且失去了本应获授的大学士一职。乾隆五十二年八月,乾隆委托刘墉主持祭拜文庙。因他没有行规定的一揖之礼受到太常寺卿德保的参劾。

乾隆五十四年二月底至三月初,负责皇子教育的上书房诸师傅因为连天阴雨没有入值,而刘墉对于这长达七天的旷工事件却置若罔闻。乾隆皇帝得知后十分恼怒,时任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的刘墉被责处得尤其严厉,降为侍郎衔,不再兼职南书房。乾隆皇帝还专门为此下了一道上谕,措辞相当严厉。

乾隆五十八年,刘墉为当年会试主考官。又因为安排失当,阅卷草率,违制和不合格的卷子很多。按规定,刘墉等至少要罚俸10余年。乾隆皇帝虽然宽大处理,刘墉还是被”严行申饬”。

刘墉入京任职之后,调整了自己的为官处事策略,变刚直方正为滑稽模棱,并没有和权势遮天的和坤做针锋相对的对抗。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当乾隆帝”龙驭上宾”之后,已是体仁阁大学士的刘墉在对和坤的处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乾隆帝死后的次日,嘉庆帝即夺和坤军机大臣、九门提督等职务,并复刘墉上书房总师傅一职,入内当值,以供随时咨询。随后,各省督抚及给事中,纷纷上章弹劾和坤,要求将和坤凌迟处死。这时刘墉对嘉庆新帝说:和坤虽然罪大恶极,但是毕竟担任过先朝的大臣,不能不为先帝留下面子,请从次律,赐令自尽,保全尸。 为防止有人借和坤案打击报复,使案件扩大化,刘墉等人又及时向嘉庆帝建言,妥善做好善后事宜。结果,在处死和坤的第二天,嘉庆帝发布上谕,申明和坤一案已经办结,借以安抚人心。

能做到如此胸襟与手段,历朝恐怕也没有几人。充分表现了刘墉的名臣风范。

和坤之案结束后,刘墉即受赠太子太保,可见嘉庆帝对他的肯定。

如果说刘墉与和珅处于对立面的话,那么,他与纪昀的关系则相当融洽。纪昀出自刘墉之父刘统勋的门下,两人有师兄、师弟之谊。关系极好。纪昀才思敏捷,刘墉字写得很好,纪昀常请刘墉为自己写对联。

刘墉与纪昀都好收藏砚台,两人也时相赠送唱和。刘墉曾赠给纪昀一方砚台,还特意在上面题识:纪昀喜欢我的黻文砚,因而我把它送给他,而书之以铭文,御史写奏章,此翁此砚真相当”。这在当时被传为佳话。蒋师瀹也题此砚说:城南多少贵人居,歌舞繁华锦不如。 谁见空斋评砚史,白头相对两尚书。

嘉庆八年,刘墉又曾送给纪昀砚一方。除了诗词互答往来赠砚,两人还经常在一起畅谈佛法。可见两人感情之深,私交之好。

最后再说说刘墉是否真的“罗锅”。

在清皇朝,选官向来是以“身、言、书、判“作为首要条件的。所谓身,即形体,需要五官端正,仪表堂堂,否则难立官威。所谓言,即口齿清楚,语言明晰,否则有碍治事。所谓书,即字要写得工整漂亮,利于上级看他的书面报告。所谓判,即思维敏捷,审判明断,不然便会误事害人。

在这四条标准之中,“身“居首位,是最重要的。因为观瞻所系,不能不特别强调。

刘墉系科甲出身,必在“身言书判“四方面合格,方可顺利过关。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刘墉绝不会是“罗锅儿“。还有一个旁证,可以从侧面说明一定的问题。按照当时制度,举人应会试三科不中者,还可以应“大挑“一科。这一科不考文章,只论相貌,标准是“同田贯日身甲气由“八个字,以字形喻体形、相貌。“同“指长方脸,“田“指四方脸,“贯“指人的头大而身体直长,“日“指身体端直而高矮肥瘦适中。以上这四个字是好字,符合者有中选的可能;“身“指身体不正,“甲“指头大身子小,“气“指一肩高耸,“由“指头小身子大。这四个字是不好的字,沾上一个就会落选。

可见,清代选官很重视被选者的相貌,所以,刘墉即使算不上仪表堂堂,总也不至于体有残疾。民间所谓“刘罗锅儿“的传说只是野史笑谈罢了。

嘉庆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墉于北京驴市胡同家中逝世,享年86岁。去世当天他还曾到南书房当值,晚上还开宴会招待客人,“至晚端坐而逝” ,也算得上是无疾而终,寿终正寝。一代名臣刘墉,在官场宦海沉浮数十载,受过革职发配之苦,更多的还是在权利斗争的颠峰周旋,在青史留下一段佳话。功德圆满了。

  以上就是由个人图书馆分享的历史上真实的刘墉是一个怎样的人?。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18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21 个人图书馆 http://www.yaimei.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沪ICP备17048577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http://www.yaimei.com/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网站地图广告合作客服QQ:991148250温馨提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