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韩国N号房事件始末:

2021-11-30| 发布者: admin2020| 查看: 48 |原作者: 佚名|来自: 互联网

原创大象广媒2020-12-2518:31:00今年的3月19号,韩国警方拘留了N号房的运营者,所谓的N号房在网上有8个聊天室,每个房间有3到4名被称为奴隶的女受害人,犯罪集团逼迫她们拍摄不雅影片,发布在聊天室里,然后对观看的 ...

原创大象广媒2020-12-25 18:31:00

今年的3月19号,韩国警方拘留了N号房的运营者,所谓的N号房在网上有8个聊天室,每个房间有3到4名被称为奴隶的女受害人,犯罪集团逼迫她们拍摄不雅影片,发布在聊天室里,然后对观看的人进行收费。

从2018年起,这些人就在聊天室里发布淫秽视频,供会员观看收取会费,观看直播的会员达到26万人,涉及74名女子受害,其中有16个是未成年人,最小的女孩才只有11岁。26万是个什么概念?韩国的人口是五5200万多一点,按照比例来说,就是每200个韩国人中就有1个观看过这个视频,那么这件事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据报道,两个20多岁的韩国女大学生潜伏了6个月终于把这个罪恶的组织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去年6月二人在网页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链接,只要输入电话号码和姓名就可以加入,于是她们就加入了一个聊天室,只有在这个聊天室获得认证之后,才有资格加入N号房间聊天室。

两个人潜伏了很久,几经周转才找到进入N号房的机会,结果就看到了那些惨绝人寰的视频,震惊之余二人决定立即搜集证据,帮助这些受害者摆脱魔掌。可能有人会以为这个网络聊天室对表演者本人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其实这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N号房间女受害者,在表演时都要被迫作出一些无法直视的行为,比如和自己的兄弟发生性行为,在身体的某个位置刻上奴隶的字样或者控制者的名字,甚至吞食泔水包括人体的排泄物,以及遭到被指定人的强奸等等。看完这些视频之后,两个女学生受不了了,精神备受摧残,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停的做噩梦,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些画面。

她们也尝试着用聊天室里共享的这个号码和被害人联系,但是大部分都是无人接听,有的是过一天这个号码就不存在了,甚至这种聊天室里面还有相应的规定,如果不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就会被强制退出聊天室,所以这两个女大学生就多次因为这个理由被强制给清除了聊天室。后来,二人找到了韩国《国民日报》记者,把这个信息告诉他们,报道一经推出顿时就成了韩国最轰动的话题。

警方调查发现,从2018年12月开始,外号叫“博士”的主谋还有其他13名共犯,以金钱等诱惑让受害者上钩,然后把她们被性虐的这些视频发到不同的聊天室,同时向观看的会员收取25万到150万韩元不等的费用。

据说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人,但是没有一个人举报或者报警,直到这两个女大学生的出现。犯罪集团先是筛选出长得比较漂亮的未成年人,然后冒充警察向她们发送信息,恐吓她们被举报了,警方要求她们提供个人信息并接受调查,还威胁说,如果不听话就会联系其父母。

孩子们出于害怕,一般都会主动提供个人信息。除了这种方式之外,他们有时候还会用高额的兼职为诱饵来引诱未成年人,一开始先问你想不想做模特来接近对方,然后顺势让对方拍一些要求不高的照片,这时候拍的照片还都是比较正常的,然后再通过填写聘用合同套取对方的个人信息。

但是签了合同之后就不一样了,因为从个人信息被提交的那一刻起,这些女孩子就等于跌入了地狱,这些家伙会一步步地加码,要求她们提供各种照片。

从近照到全身照,再到裸照,如果女孩子不配合,罪犯就会威胁说要把她们的事情告诉她们所有的朋友。因为他们手上有女孩子的所有信息,女孩子因为年龄小不敢反抗,就这样一步步的沦为奴隶。

甚至更过分的是,他们还不仅要求受害者只是简单的拍照,他们竟然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在自己身上刻字,比如刻下“奴隶”“博士”等字样的照片,然后用它来向对方证明“这是我制造的奴隶”。一但上传了这些照片,这些女孩就会当成用品使用了。

更过分的是,房间里面并不是仅限于网络的性表演,犯罪集团还会把这些女孩子拉到线下。据女大学生描述说:“那一天是采访过程中最艰难的一天,潜伏进去没多久,去年夏天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学生的女孩被关在一所旅馆的房间里。

后来一个成年男子进入这个房间强奸了她。当时是直播的,聊天室里面一片欢呼声”

这样的房间一共有八个,每一个基本上都有数千名男性参与,更过分的是每个受害人的具体信息会被一一公开,包括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这些信息全都被公开,所以这些人在指示女孩做出种种行为的时候,她们不得不服从。把受害者的痛苦当做一种游戏,那些为了享受视频而进入的参与者们也是犯罪组织的一员。

N号房事件震惊了整个韩国,全民震怒。韩国民众认为,在房间里观看的每一个人都是凶手,26万会员竟然对犯罪行为袖手旁观,甚至开心观看。因此很多人向韩国总统府发出请愿,要求公开博士这些犯罪集团成员以及所有N号房会员的身份和照片,让这些丑恶嘴脸接受最严酷的审判。

许多韩国艺人也加入到情愿队伍中,要求严惩罪犯,有韩国女明星表示说,这种违背人伦的行为,如果结果只是关个几年就出来,真的会让整个社会都乱掉,请公开他们的真实身份。短短几天时间里,青瓦台请愿人数已经超过了173万人,可见韩国民众的愤怒。

10月12日,韩国检方要求法院判处“N号房”创建人文亨旭无期徒刑,并允许为其佩戴电子脚链、进行就业限制等。文亨旭年仅24岁,是一名大学生。今年5月,他被公开示众时,承认受害者有50人并道歉。6月,他被检方以12项罪名起诉,包括涉嫌特殊伤害、违反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胁迫3名受害人的父母等。

2020年11月16日,“N号房”事件主犯之一“Watchman”全某被水原地方法院判处了7年有期徒刑。2020年11月26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N号房”主犯赵博士(本名赵主彬)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其40年有期徒刑。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韩国,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尤其是对于已经为人父母者来说,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通过这个事件,我们可以知道,在当今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孩子可能会处在什么样的不确定的危险之下。

所以,除了保护好孩子,帮助孩子建立安全感,还要经常和孩子沟通,让他们知道犯罪分子的一些欺诈手法,还要教会孩子要有能力抵住诱惑,越是轻易得到的东西,将来损失的就会越多,不被诱惑才能远离危险。

  以上就是由个人图书馆分享的韩国N号房事件始末:。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2001-2021 个人图书馆 http://www.yaimei.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沪ICP备17048577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http://www.yaimei.com/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网站地图广告合作客服QQ:991148250温馨提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