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拼车生活

日期: 2022-11-16| 查看: 15 |原作者: 叶清衣|来自: 衙媒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拼车生活,拼车生活的详细内容:陈园园杨时旸单双号限行期间,不少北京的“拼车族”正在尝试着这种新的出行方式;但在很多国家,拼车被称为“carpool”或者“H.O.V.”——满载乘客的carpool可以在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拼车生活,拼车生活的详细内容:

  陈园园 杨时旸

  单双号限行期间, 不少北京的“拼车族”正在尝试着这种新的出行方式;但在很多国家, 拼车被称为“car pool”或者“H.O.V.”—— 满载乘客的car pool可以在专门车道上快速行驶, 只有驾驶员一人的车则可能会被堵得很死。

  路娜家住在宣武区广安门, 工作地点在海淀区上地的软件园。从家到公司一共26.7公里, 在号称“首堵”的北京, 可能需要1小时的车程。

  得知单双号限行消息的那天, 路娜在自己公司的内部邮件组里发了一条信息, 寻求相同路线的拼车者。“我们都是做软件的, 公司内部的邮件文化很深。”这个女孩说。

  很快, 许多同事把自家大致方位以及平时的行车路线发到邮件组中。人们开始寻找自己的同路人。一位被大家称为“姚工(程师)”的人, 家住六里桥, 上班基本与路娜同路。两人约定, 奥运期间用各自的车轮流“值班”。

  拼车从2008年7月20日开始。如果轮到姚工开车, 姚工会先到家, 路娜也会同时下车, 然后花10元钱自己打车回家。“别人拼车可能都是送到家, 但我怕给对方添麻烦。”路娜说, “我们公司人很多, 各个部门以前都不怎么来往。现在因为拼车, 有很多同事需要跨部门, 跨team拼车, 大家借这个机会熟悉起来了。”

  路娜上班, 可以乘坐地铁13号线到上地站下车, 但其中需要换乘多次——之前还要坐公交, 路娜并没有选择这个方式。“很多公共汽车没空调, 上下班时地铁上人也太多。”她解释到, “我从1999年起开车的, 这可以保证有私人空间。”

  “如果两个人离得确实很近, 性格又相投, 可以偶尔拼一拼, 感受不一样的状态。平时我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开车。”路娜说。按照她的标准, 路娜与姚工已经算是相对完美的“拼客”, 但有时仍会发生一些小小的麻烦。

  一个周四, 是路娜开车。下班后, 她临时有事要去双安商场一带。走得匆忙, 忘了拼车的事情。一个多小时后, 路娜接到姚工的电话, 才想起自己把这位同事忘在公司了。“我们两个平时都经常加班, 晚一点都没觉得什么, 结果就成这样了。”路娜说。

  路娜很抱歉, 问对方怎么办。对方说, “那你把我送到有公交车的地方吧。”路娜就把同事送到苏州桥的一个公交车站。因为姚工以前经常在那个车站乘坐公交, 路娜觉得万无一失便又去办事。第二天上班, 姚工告诉路娜:“昨天我在那个车站等了50分钟, 也没有车来。我查114才知道, 那趟公交车已经改变线路。”

  路娜所遇到的麻烦, 并不只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家住在朝阳路东八里庄附近的王邈, 每天开车到大山子一带上班。通过MSN上朋友的互相介绍和在同城网站上发布消息, 他找到另外一个路线大致相同的朋友。但是, 轮到那个人开车, 他经常绕路到三环去接另外一个人, “三元桥那边有时早上很堵, 而且这和我们拼车以前说好的也不一样, 这带来了些麻烦。”王邈抱怨说。

  有过几次抱怨, 对方渐渐找各种借口推卸用车。“现在我还得再找别人。实在不行, 我就一天开车, 一天打车。”王邈说。他最近经常在同城网站上看到有拼车的朋友有类似的抱怨。不断还有人发帖子, 提醒与陌生人一起拼车的“拼车族”注意人身安全。这一切都使得王邈有些担心。

  “拼车”最早出现在城市人的生活里, 是从“拼客”一词的流行开始的。年轻人把“拼车”作为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在他们看来, 这是一种分享生活结交朋友的新途径。与有充分时间选择、只在假日结伴拼车出行的拼车方式不同, 针对单双号限行的拼车更是一种权宜之举。

  交通专家段里仁说, 现在的“拼车”在概念上其实有点混淆。在国外, 不叫“拼车”, 而叫做“car pool”或者“H.O.V.”, 意思是高容量车, 三人以上乘坐同一辆车。

  这种方式体现了民众意识、政府政策、政府管理三方面的相互作用。在民众意识上, 这样做既节约油又方便、环保;在政策和管理上, 给予这样的车以路权——在国外, H.O.V.和car pool有专门车道, 经常会有人站在路边拦车, 而司机也很乐意带他们, 因为人多了可以走专用车道, 速度可以更快。

  “在美国的很多大城市, 交通高峰期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满载乘客的车在car pool車道上快速行驶;另一边, 只有驾驶员一人的车道上则堵得很死。国外那么发展, 实际上是民间自发行为加上政府政策的引导和鼓励。”段里仁说。

  在中国, 拼车似乎更多的是一种自发的民间应对行为。“公众有这样的积极意识, 可是我们的政策和管理都跟不上。要给拼车的人路权, 我们还差得远。”段里仁说。

  对于王邈这样的“拼车族”来说, 他所担心的人身安全问题, 段里仁也有所注意。“这是个民事问题, 不应该与交通问题混为一谈。而且, 不能因为极个别缺陷就一棒子把它全部打死。”

  无论“拼车”还是选择公共交通, 对于当下的私车族来说, 都是应对奥运会期间特殊管理的临时对策。9月20日单双号限行管制结束后, 人们仍然还会恢复到以往的出行方式。不过两个月的短期转变, 可能会为人们留下一些观念上的遗产, 就像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所说, “希望能给每个人构成一种冲击, 构成一种强烈的反差, 让大家意识到我们不顾一切冲进去的所谓‘文明并不好。”

  以上就是“拼车生活”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
衙媒网 Copyright ©2017-2023 yaimei.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20844号 非经营性网站公安网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我们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周内通知我们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