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从左到右——血战湘江的前因后果
admin2020 发表于:2021-10-22 15:18:03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215
上一篇讲到,根据地实在无力支撑,中央8万6千人开始长征。

那么长征究竟要去哪里?博古、李德决定,第一步是去湘西、贵州与贺龙他们汇合(此时红六军团尚未到达,但是已经与贺龙他们取得联系,得知红二军团的确切位置)。但是这个计划只有三人团和朱德知道,连彭德怀、聂荣臻、刘伯承这一级别的都不清楚,他们得知的信息是从西南方向突出封锁线,打到敌人后方去。因此大多数人都是迷迷糊糊地走着,方向、目的全部不了解。

蒋介石得知红军转移的消息,立即下令白崇禧、陈济棠等人在湖南、广西方向阻截,自己的嫡系六路军追击。

此时的红军十分危险,一字长蛇阵行军、大量笨重物资携带,很容易就会被分割包围分别歼灭。幸运的事情在于,国民党内部的矛盾。

陈济棠早在一个月前就和共产党秘密签了停战协定,白崇禧等桂系怕蒋介石借此机会抢占他们的领地,因此派驻兵严密防守,倒是防蒋介石部队多一些、共产党少一些。其他蒋介石的非嫡系部队有原本就靠近红军的,此时为了保存实力都避免率先和红军主力开战,都在磨磨蹭蹭装模作样地行军。

此时毛主席的想法是,应当利用这种局面,趁敌军各怀鬼胎尚未靠拢,集中兵力歼灭其一部,或能打开局面,化被动为主动(对,上篇答案提到毛的军事思想中,掌握主动权是他非常看重的一条)。

中央并不赞同这种想法,他们认为应当趁此机会多跑一点算一点。

这种观点也不算错,仅仅用了一个月,到11月中旬,红军就“突破”了三道封锁线,来到湘江附近。而此时,国民党的部队也已集结完毕,四十万大军集结在湘江、潇水一带布成一个口袋阵候着红军。

共产党内部,一场后来被陈云称为“湘南争论”的事件正在酝酿、发生,似乎可以看作是不久之后遵义会议的雏形,党内分歧终于要慢慢公开化了。

“湘南争论”与毛的性格转变

关于这件事的因果,我们就以以毛主席作为主人公来简要叙述一下。

大家看我之前的文章就会有个感受,毛总是喜欢“实名反对以上所有答案”,虽然最终事实都证明了他的正确,但许多人不喜欢他。其实“反对”还不是关键,毛不受欢迎的更大原因在于他说话不留情面,有什么说什么。(脑补图: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






前面讲过的什么“中央过去七个月全部都错了”之类的事情也就不多提了,更早一些的时候,毛甚至和朱德等人激烈争论,后来为此召开古田会议,讨论“党指挥枪”等问题。毛与其他人针锋相对,认为党应该有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政治工作是重中之重,战争中前委应该有绝对的指挥权等等;而朱德虽然同意党对军队的领导,却认为军事工作的重要性大于政治工作,不赞同把大量精力放在根据地开辟建设上,同时认为应当削弱以毛为书记的前委权力,等等;更有许多人根本不同意“党指挥枪”。主持会议的陈毅就和了和稀泥,大概就是说,大家都有道理,也都有各自的问题,分别是如何如何,我们要从长计议诸如此类。

而后毛就批判他是“陈毅主义”,这下把党内的中间派也都得罪了,他也就落选了前委书记的职务。好在朱毛陈三人都非常大度,从不记私仇,其争论都是为红军着想,后来陈、朱二人想通之后又请毛回来官复原职,后来关系也都不错。

可大度的人毕竟是少数,毛由于正确的领导和平易近人的作风,在前线战士和根据地群众之间威望极高,但在中央却比较孤立(哎,建国后好像又逐渐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也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明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却总是无法通过,有啥用?

所以毛开始了改变,决定努力团结大多数。

与此同时,博古也逐渐感到自己的帅位不稳。自他上任以来红军没有取得过任何一次大的胜利,连续的失败让其他领导对他的能力产生严重怀疑,并且许多人与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到如今,竟然连根据地都丢了,红军竟然不得不进行所谓“战略转移”。

为了保证自己的领导地位,博古首先将一些朱毛时代建立的队伍解散,打散分配到各个新组建的队伍中;长征出发前,又将除三人团和朱德外其他中央局成员分散到各个新队伍中,等于是将其他人彻底隔离在中央决策核心之外。

毛对此当然不爽了,郁闷之中却得到一个消息——张闻天对此也非常不满,于是他主动联系张,并向中央提出,希望在长征时把他们这些政治委员分到同一队伍,留在中央。就这样,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三人才得以同主力红军一起行军,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毛、张二人才逐渐来往密切了起来。






张闻天

而后的长征路上,毛与张王二人持续交流,三人逐步达成了一个共识——博古没有能力领导红军。

也就在这个时候,尚未完全被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的张闻天先得到一个消息——中央决定强渡湘江。他对此十分反对,于是把这个信息告诉其他二人。毛主席和王稼祥曾长期直接指挥军队,当然是更加反对。三人商讨之后,决定让毛作为为代表立刻去找三人团反映,提出他们的意见——这毕竟关系到红军的生死。

其实强渡湘江的决议许多前线指挥官都不同意,彭德怀已经和中央表示了反对意见,没用。而博古和李德有自己的考虑,首先他们认为,既然是转移,就一定要快,在敌人尚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向目的地湘赣边界移动。而且,自长征以来红军胜多败少,行动迅速,所以他们由此认为自己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

毛去找三人团的时候正是深更半夜,当时有五个人,毛、周、博、李以及一名德语翻译,毛主要是和李德交流,周、博在一旁听着。这次他也不像从前了,虽然完全不同意渡江,但是毛并没有对李德进行批判和反对,而是提议能不能先集中兵力打湘南的敌军,如此这般将敌军阵脚打乱,之后再视情况考虑渡过湘江。

李德果断反对,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耽误时间,他认为转移需要迅速。

最终博古说话,大意是你回去吧,你的意见我们会考虑的。

毛无奈离开。

那三人团中的另一位——周总理呢?三人团有明确分工,博古管政治、李德管军事,周的任务是“督促军事决策的执行”,其实就是和稀泥,联系中央与前线,摆双方分歧,没什么决策权。于是毛走后,他向博古建议,做两手准备,对在湘南建设根据地(他懂毛的意思)也进行一些布置。

所以后来成立了一个……湘南营,一共200来人……哎……

惨烈一战——强渡湘江

强渡湘江计划照常进行。

国民党那边的情况,我们已经提到,第四道防线共四十万人布置成口袋阵集结于湘江潇水一带,而蒋介石自比姜子牙,说自己在湘江边垂钓,愿者上钩。






来,凯申,吃鱼

11月25日,博古下达渡江命令。红军的计划是这样,红1、3两个军团为前锋,在两翼开路率先强攻,8、9两个军团掩护中央,紧随其后渡江,红5军团在湘江东岸掩护,阻截追兵等,待中央安全度过最后渡江。

27日渡江战役正式打响,其过程并没有什么可说的东西,就是强攻、血战,非要形容的话就是惨烈。由于中央携带了大量辎重,又采取一字长蛇阵形,整个渡江过程非常缓慢,掩护部队必须承受敌军一波又一波的猛烈进攻,导致伤亡巨大。

12月1日,中央纵队终于全部渡江。但是一部分掩护部队却被切断,永远无法归队了。






湘江一战,从27日晚到1日中午,红军队伍由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平均每天减员近1万人。52天前,8万6千人的队伍开始长征,如今连40%都没有剩下,尤其是干部损失更加严重,整个红军处在一片消沉情绪之中。

国民党那边。由于红军与二、六军团汇合的意图非常之明显,因此即使湘江防线被突破了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继续在红军的必经之路上布置军队即可。于是,蒋介石命令何健在湘黔一带集结二十万部队,设置四道防线;以白崇禧等为首的桂系军继续追击。

此时的红军内部却爆发了长征以来的第一次公开争论。

通道会议——长征路上鲜为人知的转折点

事情是这样,渡过湘江后,李德把军事失败归结到掩护中央纵队的红9军团22师师长周子昆身上,要将其送上军事法庭,而毛保护了周,由此李德斥责他“收买残兵败将笼络人心”,毛反过来同张闻天、王稼祥一起,指出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一系列军事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央指挥的失策。

随后,毛又提出,鉴于敌军最近的军事布置,红军若仍然坚持去湘西与二、六军团汇合无异于自寻死路,他认为,应当前往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去那里开辟新的根据地。

中央否决。






12月11日,红军占领湖南西南部的通道县,次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行动方向。与会人员有:博古、李德、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王稼祥、张闻天。

会上,毛(同张、王)继续提出自己的意见,红军应当西进贵州而不是北上湘西。

朱德、周恩来表示赞同。

李德怒而离会。

博古只好同意暂时改道向西面黎平方向前进。

12日当晚,中央发出紧急电令,红军改变方向,向西前进,但目的仍然是寻机北上至湘西,并电报贺龙任弼时,中央已进入贵州,马上可以与红二、六军团汇合,让其做好接应准备。

蒋介石完全没想到红军的战略改变,湖南至贵州方向并无准备。于是,红军一路进展顺利,连破黔军部队,15日占领黎平县城,16、17日中央机关陆续进入抵达。

周恩来与朱德二位商议后认为应当继续西进,向贵州前进,并向李德提出此建议。

李德拒绝采纳。

毛主席在此期间反复建议中央,开一次会彻底讨论红军下一步战略方针,此时终于被接受,12月18日,黎平会议召开,更加精彩的斗争终于来临了。

下期预告:遵义会议

还有一些内容,明天发。



  以上就是由个人图书馆分享的从左到右——血战湘江的前因后果。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2001-2021 个人图书馆 http://www.yaimei.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沪ICP备17048577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http://www.yaimei.com/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网站地图广告合作客服QQ:991148250温馨提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